牛牛看书 > 穿越历史 > 鬼王独宠俏医妃 > 第四百六十八章:丹田,这是什么鬼?

第四百六十八章:丹田,这是什么鬼?(1 / 1)

“夫君这话说的,我怎么这么的不相信呢?”宫初月狐疑的围着夜晟转了一圈,仔细的看了看他之后,又开口道:“假如我没来的话,这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?这摄政王府之内,会不会又多了一个女主人?

“娘子何来这话,为夫的心意难道娘子还不清楚吗?”夜晟伸手捂着心口,一副很是受伤的表情。

宫初月看他的样子,那是就差躺倒在地上,假装吐血了。

“不清楚,我不清楚,真的不清楚。”宫初月装模作样的摇着头,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。

但是,她那一双眼却是仔细的盯着夜晟的举动,只要夜晟有任何要伸手的样子,她便能够快速的跳开!

夜晟那挠痒痒的功夫还真不是盖的!

果不其然,一切都在宫初月的预料之中,她的话才刚刚说完,夜晟那修长的手臂便朝着宫初月伸了过来,作势要抓住她的样子。

宫初月惊呼了一声,快速的闪身,朝着外面逃跑,但是在这瞬间,宫初月的身子却是不受控制的弹跳了起来。

这一幕,发生的太过突然,完全的超过了宫初月能够控制的范围。“啊……完了……”宫初月惊慌失措的大叫着,在她的眼前便是院内那一颗古朴的大树,此时她正以不可思议的速度,朝着那大树撞去,这一张脸若是撞上那颗树,那后果真是不敢想象,宫初月认命的闭上了

眼,等待着疼痛袭来的那一刻。

然而,伴随着一声闷哼,宫初月却是撞进了一个带着暖意的胸膛,夜晟被宫初月这么猛的一撞,忍不住闷哼了一声,这一撞还真是重的很!

“你有没有受伤啊?”宫初月有些无措的看着夜晟,眼底满是羞愧,她也不清楚,这到底是怎么了,刚才在房间内,就有过一次。

原本便是来找夜晟,想要问清楚的,但是被秦太尉这父女二人一搅和,她竟然给忘记了,若是夜晟被她给撞出个好歹来,那可真是罪过了……

“为夫是谁?岂能被你这轻轻一撞便受伤?”夜晟没好气的捏了捏宫初月的鼻子,这女人是不是太看不起他了?就这么一撞他就受伤了,这天下第一的称号,岂不是浪得虚名?

“那我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宫初月慌慌张张的伸出了自己的手,还细心地捋起了袖子,那一截如同白玉般的手臂,就这么突兀的横生到了夜晟的眼前。

夜晟一愣,冷这一张脸,快速的将宫初月那衣袖给拉了下来,只露出了手腕处一点,狠狠瞪了一眼宫初月之后,这才伸手点上了她的脉搏。

这女人简直就是不知矜持为何物!

宫初月有些纳闷的撇了夜晟一眼,不清楚好端端的,这男人又抽什么风?她有做错什么吗?瞪着她做什么?

“是不是觉得丹田热热的?”夜晟抿唇沉思了些许时间,目光自宫初月的脸上,移到了她的小腹之处。

“丹田?”那是什么东西?宫初月有些不解,她虽然是个医生不错,可是她不知道丹田到底是怎样的一层含义,她清楚这个丹田,并不是医书上的穴位!

“就是这里。”夜晟干脆直接伸手,覆盖上了宫初月的小腹之处,温热的掌心以及那无根修长的手指,就这般透过薄薄的衣衫,传递到了宫初月心底,这一刻宫初月竟然察觉到了一丝微妙的感觉。

似乎是夜晟那温热的掌心,与她体内什么东西有着共鸣一般,总之就是奇怪的很!

“你你你……快快把手拿开。”宫初月的脸上闪过一抹窘迫,这男人大庭广众之下,就这么伸手在他肚子上揉来揉去的,这像什么话?

“别动!”夜晟脸上带着一丝疑惑的神色,低吼了一声,成功的定住了宫初月不断扭动的身子,如此他才能够仔细的检查宫初月的丹田。

没过多久,在夜晟的额头,便渗出了点点汗水,宫初月自然的伸手,仔细的替他擦去,那动作只有两个亲密无间,心心相印之人,才能够做的出来。

行云流水般,没有丝毫的做作。

“到底怎么了?”宫初月僵硬着身子,夜晟又是一声不吭的,他不说话,她可不敢动,但是这种姿势一直保持着,真的很累啊,宫初月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问了一句。“你的经脉被打通了,以后你可以修炼内力了。”很久很久之后,夜晟才缓缓的收回了手,他不仅仅是仔细的查探了宫初月的丹田,还顺道着,将宫初月那四处乱散的内力给收拢在了丹田之内,同时又送了

些内力给宫初月。

只是,这内力的修炼,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完成的,一切还是需要看宫初月的造化。

“经脉打通?没人给我打过经脉啊。”宫初月还愣着一张脸,有些不明白夜晟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。

那精美绝伦的脸蛋,就这么昂着,宫初月那忽闪忽闪的大眼睛,在看向夜晟的时候,在阳光下透着淡淡的光泽。夜晟看着眼前这一幕,甚至舍不得眨眼,无论从最初还是到现在,夜晟总是在隐隐的担忧着,生怕宫初月有朝一日,会突然消失,会离他而去,就像此刻这般,宫初月的美,美的那般惊心动魄,却又那般

的不真实。

夜晟有些恍惚的伸手,直到指尖触碰到了宫初月那带着温度的脸颊,他那飘忽的心情,才逐渐的稳定了下来。

“你的经脉是儿时中毒所致,如今经脉打通,你体内的那些毒素应当也消失了才对。”夜晟那一双炙热的眸子,紧紧的盯着宫初月,无比认真的说着。

宫初月点了点头,她知晓她身体之所以会这般,是因为慕容舒雅下毒所致,可是什么毒还能无药自解的?

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?

“那这毒是怎么解的?”宫初月傻乎乎的看着夜晟,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,这毒是怎么解的,这是不是太操蛋了一些?夜晟有些无语的看着宫初月,果然再聪明的女人,也是犯傻的时候,而宫初月犯傻的时候还不是一般的多!

最新小说: 怪物美食家 狂燕 游走在人神之间 神级女婿 囚龙 伴楚